广东云浮市郁南水库渔民之困:网箱拆不拆

&nbsp&nbsp&nbsp&nbsp郁南县向阳水库,库容近1万立方米,146户渔民在此以养鱼为生。但2011年、2012年,连续两年翻塘。渔民损失约80万公斤鱼。权威检测机构的检测显示,翻塘的原因是水库水质的富营养化。但在拆不拆网箱,是边拆边养还是拆完交货水质后再养,官民双方产生了矛盾。

&nbsp&nbsp&nbsp&nbsp●文/图:记者&nbsp张婧&nbsp周志坤&nbsp胡念飞&nbsp通讯员&nbsp毛三

  郁南县向阳水库,这座库容近1万立方米的小型水库,从空中看平静得像一块深绿色的翡翠。

  一场接一场的大雨之后,溽湿、闷热的夏季正在来临。但库区146户以养鱼为生的渔民来说,这是一个危险逐渐逼近的季节。如果不是持续的大雨,这块“翡翠”可能早被翻着白肚的死鱼“砸”碎了。这就是最令渔民恐慌的“翻塘”。2011年、2012年,连续两年翻塘的惨状,像个阴影时刻缠绕在当地渔民的心头。

  这也是当地官方的一个“心病”。

  权威检测机构的检测显示,翻塘的原因是水库水质的富营养化。显然,当务之急在于拆除网箱,改善水质后再规范养鱼。

  但在解决这个共同的“心病”的认识上,官民双方却产生了矛盾。官方认为“罪魁祸首”是渔民每天投进的40吨饲料,清理渔排网箱势在必行;渔民则认为,主要原因在于上游养猪户的排放污染物。

  “努力建设美丽中国,实现中华民族永续发展。”这是去年党的十八大向全党全国人民发出的号召。郁南县的故事说明,即使是在一个偏僻的山村,利益的纠缠也是复杂的。

  翻塘阴影连续两年的死鱼事件让渔民损失了约80万公斤鱼,他们时刻感受着这阴影的威胁

  “如果不是5月以来连续多次降雨,这里可能又翻塘了。”5月9日,望着雨后仍然泛绿的湖水,郁南县通门镇鸡林村渔民钟伟源不禁皱了皱眉头,忧心忡忡地撒下了一把鱼料。

  2011年、2012年,连续两年发生的死鱼事件,像个恶魔的阴影,让当地渔民时刻感受着威胁。

  2010年开始养鱼的钟伟源,网箱面积约500平方米,一共投入了十几万元。在2011年的翻塘事件中,他几乎血本无归。

  “鱼肚皮都翻起来了!”2011年8月12日凌晨3时许,一名村民的一声大喊,打破了水库上游鸡林村深夜的平静。

  得知消息后,钟伟源立即赶到自家网箱前。他看到了最为担心的一幕:网箱水面上翻起了各种死鱼,微微的晨曦中,白色的鱼肚皮尤为刺眼。

  “完了完了!我的脑子当时一片空白!”钟伟源说,从罗非鱼到大头鱼、草鱼,网箱内所养各种鱼无一幸免,“估计死了1万斤,损失10万元左右。”

  向阳水库面积约200万平方米,网箱养殖面积约11万多平方米。其中鸡林村一带共有60多户养殖户,网箱养殖面积达4万平方米,养殖的鱼有罗非鱼、草鱼、大头鱼、鲈鱼等。这次死鱼波及到了鸡林村所有养殖户,据他们统计,死鱼总量达15万公斤。

  一年之后,悲剧又在向阳水库下游坝头附近上演。

  2012年10月31日凌晨2时许,坝头附近养殖户黄燕醒来时,突然发现自家网箱中的鱼有些翻起了白肚子,网箱水面上则密密麻麻全是浮动的鱼头,正张大嘴巴努力呼吸。

  看到这样的场景,黄燕不禁嚎啕大哭——全部的家当都投在了这些网箱内,还欠了饲料厂几万元的货款。

  附近的养殖户闻讯很快赶来,发现自家网箱与黄燕家一样,备有增氧机的养殖户立刻开启了所有的设备,鱼死亡的速度开始减缓。但翻塘并没在这一天止住——2012年10月31日至11月11日,死鱼如同瘟疫一般向库区蔓延了5公里左右。据养殖户统计,这次死鱼波及22户养殖户,死鱼总量达65万公斤。

  “随着的夏季来临,我们的心也揪得更紧了。万一今年又死鱼,怎么办?”养殖户陈郁明回忆,死鱼多的时候,水库水都变黑了,吹来的风都是臭的。

  与向阳水库类似,郁南县千官镇云霄水库的水体也出现了富营养化,只是尚未出现死鱼事件。云霄水库水面面积约130万平方米,目前网箱养殖面积达1.5万平方米。

  住在水库下游放水渠道旁的上水村村民对水质的变差有着最直接的感受。村民唐火群家就挨着水库渠道,几年前这里流淌的水干净清澈,“洗菜洗衣服洗澡都可以,村里很多小孩都在这边玩水。”但近年来,这里流出的水越来越臭。唐火群最怕夏天高温,“温度一高,臭得晚上睡觉都睡不着。”

  病源之辩官民双方都认为水体富营养化,但官方认为系因饲料投放过多,渔民则称是上游造纸厂和养猪场污染所致

  对造成死鱼的根源,当地渔民与政府不约而同地认为是缺氧。但为何缺氧,双方却有不同的看法。

  部分渔民提出“上游造纸厂污染论”和“猪场养殖污染论”两个说法,并认为这才是造成水库富营养化的主因。“通门镇有个造纸厂,死鱼前两天从那边来的水特别脏,都是黄色的,上面还飘了很多东西。死鱼的前一天鱼就开始不吃东西了。”钟伟源的说法代表了鸡林村绝大部分养殖户的看法,他们认为水库上游通门镇的造纸厂,连续几天排放泡竹用的石灰水和硫酸水污染了水体。但当地官方认为,主要是由于养鱼过多投放饲料所致。

  在2011年的死鱼事件之后,郁南县政府迅速行动起来,派驻工作组帮助养殖户消毒网箱、处理死鱼,并将水样、饲料、死鱼等相关物质送往云浮市疾控中心、广东省海洋与渔业环境监测中心等相关部门进行检验。

  郁南县环境监测站也对库区水质做过多次监测。结果显示,水库水质所检验项目部分超出地表水Ⅱ类标准,主要污染物为氨氮、化学需氧量、总磷等,水质呈富营养化。

  检验结果印证了死鱼并非排污所致——死鱼时库区水体中的溶解氧均少于1毫克/升,低于渔业水质3毫克/升标准,同时可排除有机磷、高毒物质对水体的污染。

  当地政府官员告诉南方日报记者,“现在约200万平方米的向阳水库区内,有超过11万平方米的网箱养殖,严重超过库区负荷,现在估计每天要投下的鱼饲料就多达40吨”。

  对于养殖户提出的“造纸厂污染”,当地官方工作组进行了核查。他们了解到,水库沿岸确有两个小规模的造纸厂,但其中一家已于2009年停产,另一家作坊式造纸厂有浸竹池3个,容积约600立方米,平时也是开开停停,即使8月份有排污,量也应该不算大。至于养猪场,郁南县当地官方认为,当地猪场规模不大,造成污染有限。而且最近两年也已一一整治。

  水库网箱养殖对库区水体造成污染早有先例,山东省水利科学院高级工程师程素珍曾与另两位专家共同发表一篇论文,研究水库网箱养鱼对水质的影响。其中饵料、肥料、鱼病防治药剂、鱼类排泄物是造成水体富营养化的主要“凶手”,同时网箱养鱼还会对水库底质产生影响,有机物积累底部向缺氧状态转变,在缺氧状态下,底部还会放出大量有毒害的气体。

  整治之路在官方不断“放出消息”将整治网箱的同时,当地养殖户也开始自主调整网箱养殖的密度

  作为郁南县最大的水库,向阳水库担任着防洪灌溉、发电任务的同时,还是郁南县城及周边村镇的备用水源。在郁南县新规划的村村通自来水工程中,向阳、云霄都被划为取水水源。但目前来看,这两个水库显然不合适作为饮用水源。

  痛定思痛。今年1月,郁南县政府发出了《关于整治我县中型水库网箱养殖的通知》,明确对向阳水库、云霄水库、大河水库等网箱养殖进行全面整治。

  根据该县工作方案,云霄水库、大河水库从今年4月1日起禁止网箱养殖,向阳水库从今年4月1日至2015年3月31日停止网箱养殖。同时按控制总量的原则在水库水面合理规划2万平方米进行规范、有序的网箱养殖。镇、村两级要配合做好水库养殖面积的合理分配,分配方案要张榜公示,符合条件的养殖户由县水务局、县畜牧兽医渔业局统一审批发证。

  尽管方案规定了禁渔时间,但拆除网箱的行动至今仍停留在“吹风”阶段。

  而早在2011年8月,来自云浮市疾控中心、广东省海洋与渔业环境监测中心专家实地勘察后认为,向阳水库的网箱养殖规模应该控制在2万平方米左右,即不超过库区面积200万平方米的1%。

  把网箱养殖面积从11万多平方米压缩到2万平方米,这是一个巨大的挑战。根据当地官方调查,向阳水库的146名养殖户主要涉及该县4个镇、7个村,其中绝大多数都是水库移民,网箱数量有1452个。

  在当地官方不断“放出消息”将整治网箱的同时,当地养殖户也开始自主调整网箱养殖的密度,由原来的每箱10尾减少到每箱6—7尾,同时调整养殖结构,将草鱼、罗非鱼等吃食性鱼类减少了三成多。

  养殖户陈郁明说,他们种过山华李、砂糖橘、香蕉,但都因果树得病或市场等原因而失败。“现在全部家当都在网箱里,如果不让我养鱼,我怎么生活?”

  此外,对于立即拆除网箱,渔民还有一个疑问:网箱中那些还没长大的鱼怎么办?“我们希望政府能给1—2年的过渡时间。”韦清华说出了所有养殖户的希望,“另外,政府拆除我们网箱,希望也能给点补偿。”

  “仅仅靠降低养殖密度、调整结构,显然还是不够的。向阳水库必须禁养两年恢复水质后方可再次开放养鱼。”郁南县委、县政府相关负责人表示,水库本来就是免费供渔民在养鱼,政府没有收取过任何费用,补偿是不可能的。“要是今年再死鱼怎么办?我们现在似乎是管了也挨骂,不管更挨骂。”

  怎么办?郁南县委书记廖鹏洲表示,打破死鱼“魔咒”的关键在于加强对水库网箱养鱼的管理,摆脱“公共池塘”困境。今后将发动养殖户成立养鱼协会,形成自我监督机制。同时对养殖户考虑收取一定的费用,不会高,但用于激励养鱼协会进行管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